人是会变的。
黑历史你们别看了,伤眼【。】

唠嗑

  想唠就唠。

  嫌烦的话拉掉啦,还有很多事要做。

  放假一个月浪到不知自己姓甚名谁,躺床上良久,逐回忆起在学校的时候。

  我有个神经病前桌,他讲起漫威就滔滔不绝,颇多方面我们还是谈得来,但恰逢我数学考崩时他拿着卷子在我眼前愁眉苦脸,“居然是这里扣了两分,失策失策。”

 我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拧下来。你这次全班第一。

  和数学老师作对的我们至少处于同一战线。上课睡觉聊天画画搞事,起先数学老师还会训斥一下,但久了之后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毕竟我们都不需要她太操心。

  前桌虽说成绩优异,但写作业和写卷子的速度可是奇慢。上课写个计算题三两下心算算出答案,他转过来满脸惊异。“你怎么算得这么快?”有好几次数学考试他发呆不答卷,数学老师便提醒他“又要做不完了”。他白眼一翻,认命地拿起笔。我不由得偷笑。

  数学老师,班里不少人讨厌她。每次有人抱怨和说坏话时我都会哈哈一笑:“还好吧。”他们就会更加怨天尤人:“你是好学生,老师当然对好学生好点。”

  得了吧,好学生不是这么容易当的。

  起码我是这样认为。我前年也跟她教,她倒是看清了我好学生的温和面具下的真面目:偷懒,不交作业,吊儿郎当,还有关键时刻掉链子。

  我也是怕了。没考出水平,她会习惯性来两句“四年级我教×××时她可是全班最厉害的。”忘写作业了,被看不惯我的狠心组长抄了水表,我胆战心惊地祈祷“不要去办公室不要被请喝茶”,结果完全随缘,可能是无事发生也可能是在课堂上点名,最坏的当然是被请喝茶了。虽然最后都事儿不大。

  我对她的好感不减。至少她是个很棒的老师。

  然后是我可爱的班主任。她会在语文课时讲一堆破事,顺便吹吹祖国的大好河山。

  印象很深的是我为了拍点照去景区,上山时刚好看见她,她一把揽过我,用她粉色的自拍杆拍了张合照。我始终保持着僵硬的微笑,后来在她手机上看到照片时发现我这笑容堪比表情包。

  我的英语老师,她的“project”发音不对。她还脸盲。也许是我低调吧,虽然成绩不赖但她到毕业也没记住我的名字。

  今天份的唠完了,如果感兴趣的话请大胆在评论区留言,只要你想,我下次唠嗑就给你们唠唠我的好姬友和一个酷酷的男孩子。

   ……一股推销味儿。

  隔壁栋的那只狗还在叫,从一两点叫到现在了,大兄弟你不累吗。

  我休息一会儿又要爬起来画画了,就先到这里吧。我爱你们,各种意义上的。

  溜了溜了。

2017-07-24 热度(1)
 
评论
热度(1)

© 无本退朝
Powered by LOFTER